露天音乐会

  晚上去了人民广场听广场音乐会 ,是康师傅茉莉清茶赞助的。

  到那里时,倒是人头攒动。只是平日里那广场聚集了太多的跳舞的人,今天都朝着中央的舞台。一位小提琴手和乐团正在演奏小提琴协奏曲。

  一曲完毕,迎来的却是稀稀拉拉的掌声。乐团指挥是个老外,他见掌声零落,又带头再次鼓掌,只可惜效果仍是不佳。他难道不知国人最吝啬自己的掌声吗?不是国人不够热情,只是我想,对那些老太而言,心里可能愤愤不平地想你今天的这样懒洋洋的 音乐 会捣乱了她们平常每日必修的”坝坝舞”吧。

  演出暂告一段落,乐团需要休息,于是那指挥兼主持人的老外,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说:”在我们休息这段时间,希望大 家 不要走,我们荣幸请到了 黑鸭子 组合给大家表演。”人群中立马响起一阵欢呼声。

  而上场后的三位姑娘,早已不是以前黑鸭子成员的印象了,只模糊记得原来的黑鸭子组合已经单飞重组了。不过嗓音倒是非常的好,一曲《采红菱》将现场气氛也带动起不少来。以至于后来乐团再次登台时,那指挥也略带幽默地说:”刚才黑鸭子演出时,我看到好多人都在挥手致意,我很嫉妒他们,所以希望大家也给我们些鼓励。”

  其实演奏的几曲波尔卡我倒是听的有些滋味,不过周遭的喧哗早已将旋律折腾的五音不全了。想来国人到哪里都害怕清净,所以自然也不肯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大声聊天的机会,闹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台上演的卖力,台下聊的也尽兴,何乐而不为?

  演出未结束,我决定离开,这样的音乐会终究不合国人大众的口味。记得那指挥在最后说:”很开心能在这样的露天举办这样一场音乐会,希望下次能再有机会来 重庆 。” 我听得笑了,恐怕那指挥估计以后也不愿意在这样的露天对着一群纯属看热闹而不愿意静心聆听音乐的人么做一场音乐会。

  到底是一场商业的秀,还是一场值得用心去听的音乐会,谁知道呢?

你可能还喜欢

没有评论

  1. 幹嗎要說“國人”呀,如果“垻垻舞跳到巴黎左岸,應該也是一樣的傚果吧。 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