黯淡的蓝点

?????? On February 14, 1990, NASA commanded the Voyager 1 spacecraft, having completed its primary mission, to turn around to photograph the planets of the Solar System. One image Voyager returned was of Earth, showing up as a “pale blue dot” in the grainy photo.

??????? 1990年2月14日,美国“旅行者1号”(voyager 1)飞船,飞到了太阳系的边缘。控制中心让它回过头,最后看一眼它出发的地球。下面就是当时拍下的照片,“黯淡的蓝点”。NASA网站描述“超过40亿公里远” (距离地球大约64亿公里)。

????????In a commencement address delivered May 11, 1996, Sagan related his thoughts on the deeper meaning of the photograph:

??????? 1996年5月11日,在毕业典礼演说上,著名的美国科普作家卡尔·萨根(Carl Sagan)对这张照片的深意有感而发,写了一篇短文《黯淡的蓝点》(pale blue dot),后来成为名篇。

继续阅读

1968 再见,信仰!

??????? 忽然就想起了1968年。

??????? 同样的激进浪潮,同样的信仰被彻底推倒。

???????都市化的高速运转,日益疯狂的物质追逐,造就了价值缺失,信仰迷失的年代。面对熟悉的世界,我们如此迷茫无措。现实是残酷又荒诞的,而我们更需要比现实更荒诞的理由,才能支撑起自己虚无的信仰。世界需要用幻想去支撑。年轻人成了时代推动的中坚力量,但他们最后的命运,都不过是成了上层建筑的奠基石。

?????? 就如我在蜥蜴那里回复说的:”总之信仰是个很玄妙的东西。每个时代的年轻人,都是被信仰牵着鼻子走的可怜虫。但是没有信仰的我们呢?更加可怜。”

继续阅读

等待结局明朗

有些事情,说出来,难免招来非议。

今天饭否有位小同学告诫我:

尽量不要发表无利于祖国的言论。

好吧,抵制也好,暴力也好。我想既然不愿意盲从,那就只能选择缄默。

有人在疾呼,不要把事态激化到违法的局面,不要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但那又怎样了?

连我们祖国的花朵都在义正言辞地声讨,了,感谢伟大的”派对”,你们的教育方针是正确的。你们的三不方针:”不主动 不拒绝 不负责“,简直是旷古绝今的智慧结晶!

天涯里看到一位网友引用康德的话,转借到这里:

“人,实则一切有理性者,所以存在,是由于自身是个目的,并不是只供这个或那个意志利用的工具。”

继续阅读

封杀那点破事儿

这两天,”封杀”两个字貌似出现的频率特别高。

一是前些天传言的关于汤唯被广电局封杀的事件:

“? 昨天,内地媒体曝出汤唯遭电视台全面封杀,所有汤唯拍摄的广告和视频均被电视台撤下。该媒体称京沪两地的几家大电视台相关人员接受采访时承认撤下汤唯广告一事,但称此举是按照上级的要求办事。”

于是一两天时间内,网上铺天盖地的都是在讨论此事的回音。但昨晚看电视,发现依然在播汤唯的广告,根本无丝毫被封杀的迹象。而据人民网的一则消息说,广电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对此事需要进一步了解和核实,因为目前为止并没有看到上级有相关文件出台。

网络上总是会出现这样那样的破事,正如那个老生常谈的“三人成虎”。本来是假的事情,可以谣传的极真。是不是网络太浮躁,让大家都越发缺少点理性对待事情的思维了? 说不清楚,只想说,关于汤唯被封杀一事,还是只有静观其变了。

继续阅读

网民的力量

《记者被拘案逆转 须记网民一功》

 2008年初的一个多星期里,发生了几起影响较大的公共事件。这些事件有个共同点:互联网严重影响了事件的走向,尤其是记者被拘案迅速逆转,网民功不可没。

  1月4日,辽宁省西丰县的警察进京,以“诽谤罪”拘传“冒犯”县委书记的记者。1月7日中国青年报报道这一消息,立即“举网哗然”,1月8日,也就是第二天,西丰公安机关已经“正式撤销立案、撤销拘传”了,1月9日下午,西丰县“道歉”的一干人马就已经“进京”了。

  “校长冒犯县长”的走向也一样。陕西省绥德县一位校长找县长为学生的助学金签字而“冒犯”了县长,教育局和公安局当即做出“停职检查并向县长道歉”和“行政拘留7天”的处罚。此事经媒体报道,互联网一片哗然,很快,对校长的处分撤销了,并且事情完全反过来了,上级市的市委书记亲自去看望校长,还要求县委书记、县长、公安局长和教育局长向校长道歉。

  有显示网民功劳更大的事件。1月3日,人民网出现一组图片报道,内容是某县法院的庭审现场:审判长、审判员和书记员全都着便装,前两者边审案边打手机,后者边抽烟边听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