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失去的城市

  这是一条经常行走的路线。

  从观音岩的纯阳洞出发,行至枇杷山正街,再到石板坡,最后走上那条木制的山城步行栈道,新城市和旧城市的交汇,不过就是几栋修建年代不一的楼房而已。

  站在悬在半山腰的山城栈道,可以眺望长江对岸日渐崛起的南岸区。高楼密密麻麻地覆盖在长江沿岸,乃至延伸到其后很远的地方。而处于所立栈道下方不远处的立交桥,连接到对岸的长江大桥,川流不息的车辆带来的巨大共鸣声,和对岸传来的城市噪音,混杂在一起,如同就是城市的强烈的呼吸声,让人不由得感觉正在触摸城市的脉搏。

继续阅读

海兰云天行

  海兰云天,因为去参加表哥的生日宴,得以去了这个闻名已久的地方,可惜去的时候碰巧遇到海兰湖修堤坝,一湖水少了三分之二,全没有想象中的湖光山色。遗憾之余,用手机随意记录了一些琐碎物景,以作留念。

  本来这已是上周末的事情,那天因不知读卡器出故障,导致第一次导出的相片完全报废,今天才忽然想到用数据线,居然发现保存在手机里的照片还能完好无损地导出,实在是不幸中的万幸。

  注:本人不懂摄影,不敢妄谈技术。这些照片经过一些稍稍处理,还请摄影大虾们高抬贵手,不要拍砖。

继续阅读

旅途

  我梦到一个孩子

  在路边的花园哭泣

  昨天拆走了心爱的汽球

  你可曾找到

  请告诉我那只汽球

  飞到遥远的遥远的那座山后

  老爷爷把它系在屋顶上

  等著爸爸他带你去寻找

  有一天爸爸走累了

  就丢失在深深的陌生心谷

  像那只汽球再也找不到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