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没的其他。

 

 在路上:行走,行走。

??????? 回来的时候,我坐火车。车厢里的人稀稀落落,于是少了平日的嘈杂,惟独只有宁静平缓的气息在流动着。午后灿烂的暖阳斜斜地照进来,随着列车的前行,车厢里满是参差班驳的光影,仿佛是在上演一出有关旅途的无声电影。窗外的景色,还来不及细看就一驰而过,不过我还记得那满眼都是苍翠可人的绿。无限的惬意和安详,在路上酝酿发生。

??????? 一直就对旅途二字情有独衷,于是只要有关旅途的书籍、影象还是音乐,我一应喜欢的无以复加——虽然直到现在,我的旅行次数依旧屈指可数。但每一次出行,对我而言,都显得弥足珍贵。试想一人独行或是与一伙三五成群,一路风尘,天与地似乎从那一刻开始都只为我们而存在。我每每睁大眼睛,却捂上耳朵,为的就是不让俗音打碎了眼前那令人窒息的美。我喜欢在旅途中享受一番独处的心境,因为对我来说,旅行的目的已不再那么鲜明。有人旅行,是为了征服一座大山,考验自己的意志力;有人旅行,是为了了却心中的一个心愿;有人出行,纯粹是排解平日压抑心中的烦闷,旅途的目的相同,但是意义和心境却各不相同。而我,只是单纯地感受那份在路上的心情,或者说,我所期望的旅程,没有起点,也没终点。

??????? 曾经与友人一同去寻觅过一座深山的寺庙,但由于现代文明的侵袭,那里的雕栏画柱早已修葺一新,全然没有了沉淀多年的历史凝重感。与心中那古佛青灯,幽静深远的印象相去甚远,失望之余准备起程返回,却在那时节无意间发现一条通往深山里的小路。于是兴致忽来,开始沿着那蜿蜒的小道信步前行,无目的的走走停停,一旁是茂盛的丛林,一旁是无尽的大山,没有俗世凡尘的打扰,心如平静的湖面。

城市里:离你最近的地方,路途最远。

??????? 不能出远门的时候,我只能蜗居在这个城市里一角。于是我还惦记着行走,总是在不经意的时间里不经意地穿越在酷似石头森林的无边围城。我习惯于行走在热闹涌动的人群中,享受那份孤独的快感,也习惯了在宁静的午夜,一个人慢慢走在清冷的长街,找寻着回家的路途……

继续阅读

与悠闲为邻

【雨天里闲坐】

?????? ?最朴实的雨,于那一刻悄然而至,变幻莫测的云层迅速在头顶的天空堆积,然后豆大的雨点密密地打落下来,渐渐汇集成屋檐前直泻而下的雨帘,迎面拂来清凉湿润的风,无比的惬意爽心。搬条小椅子,静坐在那里看雨。

?????? ?屋舍四周的树林,在大雨中迎风招展,越发青翠。那一眼望去,全是跳跃的绿,生机昂然,给人以无尽的遐思。远处的水田,以及更远处的青山,全在雨的洗礼中,升腾起去一种令人意气风发的田园之美,但我苍白的语言根本就无法言尽。可我还是习惯地记录下来,而我手中所写,远不及我眼中所见的。

?????? 偶然间想起一句诗来:“江湖夜雨十年灯”,但夜雨需得聆听。因为万籁俱静的夜里,无边的雨很容易勾起有心人的无限情愫,或是相思之苦,或是莫名惆怅,更或是忧古叹今,全是一人所为的私事。而这白日的雨,就更多了几分大众之美。“暴雨洗春山,黛色如新染。”天地间因为有了雨的拜访,平添出了勃发之气,而大气中又不乏有造物主赐予的灵秀俊永。雨天里闲坐,你无需理会内心的浮想联翩,只求以一种超然出世的假想心态,于此刻静坐,万物皆以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在蒙蒙雨雾中呈现,亦真亦幻,那是一种令人欲罢不能的自然之胜。得此良景,夫复何求?

????????值此白雨跳珠乱入飘然雾气的日子,若得一素心人相伴身旁,促膝畅谈,会是何等的自在快意呢?平日里的浮躁不安,都在不约而来的雨后,淡然下去。

【午后阳光】

?????? ?这里的午后,依然有烈日的亲吻,但却不似城市里那样直白晃眼,来往的车流、人群涌动不息,嘈杂空气中永远充斥着无以形容的气息,即使是内心超然之人或许也会为之受尽喧哗之累。而此时此地,阳光的亮度却分外适中,仅仅是能穿过层层翠绿可人的叶子,然后斑驳地投射在散发着清新之气的泥土上,可以信步走在树阴下,看那树影婆娑律动,微风徐来,乡野之气,肆意地沁入心脾,无需思索太多,只享受那一种静谧的安抚,这是远离尘世喧嚣后的自在洒脱。

?????? ?闭上眼,周围已不再是永远单调刺耳的机械声,取而代之的是密集的蛙叫虫鸣,自然原始的乐章清晰地触动内心的宁静的渴求。会心一笑,继续在在宁静中寻求久违的清凉,于是听见了一声轻微的声响,那是鱼儿跃出水面的声音,寻声望去,发现不只一条的鱼都在争先恐后地跃出,转而又深深潜入水中,原本平静的水面,荡起层层涟漪,那该是几何学中最美的组合。

??????? 在午后的阳光中,时间总会在眼前所及的任何一件物事上流过,几乎可以看见缓缓老去的时光,正如身后老堂屋的墙壁上滴答走动的挂钟—……

??????? 已而夕阳在山,天边绚丽的晚霞,与苍绿的远山剪影,构成一副意境深远的画面,不负任何思想和哀愁,就这样与阳光款款情深地约会了一个下午。

?????? 我妄图纪录,但苍白的文笔远不及记忆的美丽.五一之行径,匆匆记之。

继续阅读

依稀忆旧景

  那一年,一副尚余活力的身躯,一颗神游天下的心,第一次瞒着父母独自上路。

  犹记得,一群人驱自行车而行,一路飞驰至那片浩淼的水域旁。凉风习习,抬望眼,天空湛蓝,白云变幻。偶有渔人驾小船驶往水中央小岛,水面波光粼粼。。。嬉戏,拍照,直到夕阳余辉将尽方才离开。回去时,上楼腿都在打颤,然而满心欢喜更胜过全身疲惫。

  犹记得,三人立于那棵福泽四方的参天古木下,叹息,怀古,忘记时间流逝。 去到半山一座破败的小道观,景象与山下那片香火鼎盛的佛寺相比,简直天壤之别。观内神像都是依山壁雕刻而成,面目或森然严谨,或憨态可拘,或慈眉善目,不禁啧啧称妙。守观人是一白发老奶奶,生活清贫,却无限虔诚,起居都在道观旁搭建的小屋。观旁有一清泉缓流而过,捧手品尝,甘甜无比。山林间,传来樵夫笑语声声,顿感觉到山野间那股清新自然之气。临行,想掏出余钱给老奶奶做香火钱之用,然发觉身上只剩几毛零余,只有无奈作别下山。后一直因此事耿耿于心多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