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不识

  惊鸿一瞥的女孩,白衣一袭,花裙曳地,低头抿笑,擦身而过。

  人生该有多少邂逅,纵是一见难忘,到最后亦不过转瞬过眼云烟。或许只要记得初见时那一刻的怦然心动便好,又何必执着于后来的遗憾之事?

  只不过偶尔仍旧也会叹息:“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你应该还会喜欢

43条评论

  1. 文笔真好…从deepwhite那里过来,真开心能认识那么多wp的朋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