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文字:孤灯

  是深秋的夜。

  寂静夜晚,寒意涌上心头。我手中紧紧地握着笔,却又不停地呵手,终究还是一笔未动。寒冷的夜,使我不能不停笔,心绪的乱,让我不得不被打断。心胸烦闷,是无法形容的。

  于是来到屋外的高台,在这肃杀的秋夜中伫立,眺望四周。是可怕的夜笼罩了苍茫大地,茫然一片,我几乎看不见一丝光亮。怀疑自己的眼睛,不!我的眼中只看见了黑暗和茫然。这寂静的秋夜,夜深人静,一切是多么的美丽与安详,可是它却不属于我,没有光来点缀——因为有光所点缀的夜,才完全属于我,可是……

  我木然,依旧萎缩着身子,站在寒冷的秋夜,不知道是否该寻找什么。就在我回首而望的那一瞬间,我发现了一个惊奇:一盏昏黄的孤灯!蓦然回首,孤灯忽见。知情的孤灯,难道你真的了解我此刻的心情?为什么你又偏要在我失望的时候出现呢?

  果真,那一盏孤灯。虽然在无尽的黑夜中,只拥有那么一点点微弱的光亮,然而,我分明看见那小小的光中却蕴藏着顽强的生命力,却是无与伦比的。

  也许,这孤灯就是我心灵的指明灯,它在将我召唤。我猛然挺直了先前萎缩的身子,轻轻合起双手放在胸前,心中默默地祈祷:感谢孤灯,感谢它重新给予了我顽强的生命力。(1997年11月29日 晚)

  外一篇:《无题》

  X月X日,因心情烦闷,欲罢不能,故将语言托于笔,作此随笔——

  黑漆漆的天,本来像是要离人而去,似乎想脱离这非人间的苦痛,使人们再无法看清它,看到它。然而就在恍然间,雾降临了。

  梦幻般的雾笼罩了黑夜,占有了黑夜,好像是要使黑夜变得不明不白,却又不让它离开,反而被弄得恍恍惚惚的。那弯红色的月牙孤零零地悬挂在半空,在弥漫的白雾中映出红惨惨的一片,像是鲜红的血,有气无力地挣扎出最后一点生命之光,然而——它再也不能。

  远处灿烂的万家灯火在雾里却发出惨白的一团,带出几分朦胧的、令人伤感的光,其余,一切就是黑暗!

  心被黑暗所困,心在暗夜里找不着方向,前不见召唤的光明,后不见灯火中火,独自徘徊,孤单寂寞。于迷茫中苦苦寻求属于我的那丝黎明的曙光。(1997年12月12日晚)

  后记:整理东西时翻出的一个小本子,上边留有当年胡写的几篇文字。当初还以追寻文学理想的少年自居,现在看来这些文字基本是属于“为赋新词强说愁”,文笔乏味平淡。当时在迷读鲁迅先生的散文,诸如《秋夜》之类的文字对我影响较深,所以才有了上面两篇故作颓废的文字风格。

  此时整理出来,只是一种单纯的纪念。

你可能还喜欢

13条评论

  1. 感觉akay应该有一些心事吧,最近。
    我个人欣赏细腻的男孩子,但是我也知道作为男人,还是简单和直面一些为好。

  2. @wingfish, 谢谢老大,我想细腻是双鱼座的通病吧,不过现在也只能在文字里感怀一下,现实中已经学会了圆滑世故,一切都淡然了。

  3. 有時候偶然翻看到自己之前寫的文字,會在想,這樣陰鬱的文字我是怎樣寫出來的。
    因為現在的我早已經體會不到當時的心情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