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稀忆旧景

  那一年,一副尚余活力的身躯,一颗神游天下的心,第一次瞒着父母独自上路。

  犹记得,一群人驱自行车而行,一路飞驰至那片浩淼的水域旁。凉风习习,抬望眼,天空湛蓝,白云变幻。偶有渔人驾小船驶往水中央小岛,水面波光粼粼。。。嬉戏,拍照,直到夕阳余辉将尽方才离开。回去时,上楼腿都在打颤,然而满心欢喜更胜过全身疲惫。

  犹记得,三人立于那棵福泽四方的参天古木下,叹息,怀古,忘记时间流逝。 去到半山一座破败的小道观,景象与山下那片香火鼎盛的佛寺相比,简直天壤之别。观内神像都是依山壁雕刻而成,面目或森然严谨,或憨态可拘,或慈眉善目,不禁啧啧称妙。守观人是一白发老奶奶,生活清贫,却无限虔诚,起居都在道观旁搭建的小屋。观旁有一清泉缓流而过,捧手品尝,甘甜无比。山林间,传来樵夫笑语声声,顿感觉到山野间那股清新自然之气。临行,想掏出余钱给老奶奶做香火钱之用,然发觉身上只剩几毛零余,只有无奈作别下山。后一直因此事耿耿于心多年。

  犹记得,三人拾取洞口残剩蜡烛进大溶洞探奇。洞内潮湿幽深,光线极暗,但曲折往转,钟乳四列,地上偶有地泉流经,倒别有一番奇趣。后来,不知摸索多久,似乎已达洞底,前方石壁上有一小洞,仅供一人钻入。伸手探之,阴风阵阵,呼呼穿行其间,心中寒意顿生。 正此时,一阵怪风吹过,更是差点将手中蜡烛吹灭,三人顿时冷汗全身!此番入洞探险,差点迷路其中不得出,至今想起,仍后怕不止。

  而今,同游好友业已各奔前程,惟我一人, 深夜独坐,思绪万千,仅敲下这些粗糙的文字,妄图回忆起那段平淡而又难以忘怀的岁月以自勉。

  相逢何处是,远在白云外。

你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