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忆故人

  直至今天,依旧全无清辰君的音讯。

  记得两年前写《疑是故人归》,当时地,还时常想着能某一日与其重逢,然后剧饮千杯男儿事,可惜一晃又是两年过去,如今他的身影在我的内心深处拧成了一个结。

  我与清辰君算是故友。两人于初中入学时相识,因为都好武侠,好港片,遂成知交。记得之前曾读到一佳句:”请从绝处读侠气”,说的是新生武侠才子小椴的作品,不过我倒觉得此句用于清辰君身上也颇为贴切。他通好古文,但又不似迂夫子般只晓背诵文言诗词为自荣,他好的是这些文字中的意境,好的是古时文人侠客的名士风流。所以平日里,清辰君的行事也隐约透出不拘小节、甚至是放浪形骸的侠一面,实则为性情豪爽之辈。

  不过但凡性情中人,于情感之事便尤其执着,稍微一点情感挫折可能就成为他的致命伤。同在X大读书时,清辰君通过也同在一校的旧同窗李君,识得经政系一娇俏女子–媛。媛本为西北女子,不过脸上却全无风沙洗刷后的粗狂之色,倒是身形娇小、小鸟依人——我甚至一度怀疑她是从江南被拐骗到西北的小家碧玉。此女子自然是深得清辰君痴迷,经过一段感情攻势,两人遂情投意合坠入爱河,此后的万般恩爱也为当时我等豺狼虎豹之流艳羡不已。

  只是流年易逝,当初的你侬我侬、柔情蜜意,又怎敌得过后来的劳燕分飞、形同陌路?

与媛的感情破裂,清辰君犹如掉入万丈冰窟,从此一蹶不振。至今还能想起当时他那双目无神、满面落寞的表情,行尸走肉般的生活状态。怀着深深的思念和愧疚,他决定去媛的家乡—-那个闻名的西北城市看看。他说,”她老是说我不够理解她,或许我可以在她出生的地方看看,了解了解她的过去,才能体会到她内心之苦。”

  在月台上送别清辰君的那天,异常阴冷,天空中飘着绵绵冬雨,临别他还不忘嘱托我一定要把他交给我的武侠小说手稿补完,并一再跟我交代人物关系和剧情铺垫。火车吟啸而去,从此清辰君的身影在我眼前消失不见。尔后通过一两次电话,他说在那边一切都好,只是没想西北会这么冷,可能以后也许会去东北……至此再无音讯。

  他当初交给我的武侠小说手稿,至今依旧未能整理出来,实则是我的一贯惰性,所以觉得十分有愧他的信任。小说的主人公一如他般落寞无助,英雄寂寥。故事是写在他和媛分手之前,不想他的不经意之笔却把自己的将来也写了进去,真是世无定数,造化弄人啊!

  人说失意之时,最念故友,想来是真的。清辰君如今生死未卜,也不知道流落于何方,倒是时常期望某一天见到他携妻带子衣锦还乡,也就欣慰了。

  独立苍茫每怅然,恩仇一例付云烟。断鸿零雁剩残篇。

  莫道萍踪随逝水,永存侠影在心田。此中心事倩谁传?

  ——–《萍踪侠影》之【浣溪沙】

你可能还喜欢

12条评论

  1. 这个风格很不错

    不过但凡性情中人,于情感之事便尤其执着,我很同意这句话

    生死未卜——这个未免言过了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