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浮云归

  历时一月的尘封,是时候动一动长满荒草的这里了。

  有愧于Feedsky里接近300人数的订阅我博客的朋友们,虽然不知道这个数字是否准确,但仍感谢你们愿意利用一点闲暇来关注掌上浮云,关注一个男人关于生活的絮絮叨叨的文字。

  生活每天都是一些琐碎元素的组合,写作和记录的激情也在琐碎中淡化。自有了微博的出现,博客对我而言已经失去了一半的意义。

  比较喜欢《城市画报》开头的《我在干吗?》栏目,不如就此也成就此文的格式吧。

  1、最近在干吗?

  日子恒古复始,如同天上斗转星移。上班下班,两点一线。前段时间两次梦见老友清辰君,早不闻其音讯的他在我的梦里回到了重庆,不知道冥冥之中又暗示着什么?总是不愿以最坏的想法去猜测他目前身处何处的。于是从书架上拿下那厚厚的一叠灰尘满布的手稿,重新开始整理五年前他留下的小说。

  清辰君的字迹龙飞凤舞,内容中删减增改处甚多,而且除了要把文字整理出来敲打到电脑上外,有些地方还得需要我的再加工,所以颇费了不少周折。甚至有些字迹模糊处还是请教了母亲大人,方才恍然大悟。总共二十多章的内容,如今才到第九章。但我仍旧希望坚持在某一天能这个用文字营造的江湖能够完整地呈现出来。

  2、最近认识的一个朋友

  对于一个宅了整个炎热季节的人而言,新朋友的结识,可能只局限于网络上,大家蜻蜓点水般地交流。而现实中老友们,即便大家的工作生活圈子有越来越疏远的趋势,但偶尔一两次的相聚,还是能情不自禁的放松大笑,愉快交谈,我想这算不算是朋友之间的默契?

  3、最近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情。

  因私人原因得以去到处于L大厦的国内某知名网游媒体一游,并鬼使神差地见到了读书时非常热衷阅读的XX游戏报的编辑之一。在确定是其真身后,心里还是难免稍微激动了一下。若我的年纪退回至七八九年前,定会两眼放光,拱手相向,半跪于地,道一声:“大神!终于见到您的活人了!请为我签个名吧?”

  一副平易近人的外表,记得曾在报纸上看到过说他完婚的事情已经是N年前了,但看起来年龄似乎和我也差别无几,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酷酷的编辑称号后的神秘人物了。大家简单地交流到对目前游戏类报纸的看法,感慨于对于游戏的心境总是随年纪的增长而变化的。

  4、最近在看的书、CD、DVD。

  其实这个问题完全可以用豆瓣的个人页面回答。

  在看的书有好多本,包括许久也没看完的《看不见的城市》、《伊斯坦布尔》、《闲情偶寄》,还有一大堆买来只是粗略浏览未及细读的杂志,阅读能力的下降和写作能力的下降永远是同步的。

  音乐方面,依然是风格杂陈。前段时间刚通关玩《仙剑奇侠传四》,于是重新热衷了游戏音乐一段时间。其他更多时候,是打开网络收音机听CRI怀旧金曲和CRI都市流行两个频道,漫无目标地听歌,不经意间听到心仪的音乐时会有种莫名的感动。

  最近一月进电影院次数较频繁,不过多数都是去播放档期落后于人的银星电影院。一是这个电影院是过路时就近选择,二是对我而言近段时间暂无一部比较值得于去大影厅观看的电影。不过即使是小影厅,也算是支持正版了吧?话说也好久没有买DVD了,喜欢的电影还是愿意选择购买DVD收藏,不过听闻碟市内部人士说临近十一,相关检查频繁,去了也是失望。

  5、最近有什么感兴趣的话题?

  《建国大业》里数不清的明星面孔、官方永远掩耳盗铃的论调和事实上不断看涨的房价、每天的报纸、电视新闻……都是饭后热衷的谈资,已经彻底生活化成市井中的一员,再也伪装不成真正的文艺青年了。

  6、最近学会……

  不但没有学会什么新东西,反而记性越来越差。小过跟我说记忆下降的原因之一源于缺乏锻炼。因为每天摄入的营养大多数都输送给了久未增强的体质,余下贡献给大脑智力的自然不多了——想来这个道理倒是比较恳切。

  其实,只要还在经历生活,每天都在不知不觉中学会点什么,哪怕有时候学到的是恶习。

  许久没写,于是写了这么多。

无人的电影院
电影开场前,空无一人的大厅。

你可能还喜欢

46条评论

  1. 《闲情偶寄》我也一直没看完,很多书搁在书柜里,都是随便翻番了事。
    网络上的好文章亦如此,以为复制下载便是阅读记忆了。

  2. 看了建国大业对一句话深有感触:
    腐败已经到了骨头里,反,是亡党。不反,是亡国。难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