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尔基说谎了

  ■ 作者:狄 马

  上世纪20年代,苏联索洛维茨岛劳改营,一个叫马尔扎戈夫的犯人成功地从岛上逃走,在英国出版了一本带有自传性的书《我的二十六座监狱和我从索洛维茨岛的逃亡》,此书在欧洲引起了极大反响。为了消除影响,苏联决定派一个政治上可靠而且在国际上享有众望的作家亲赴岛上视察,然后用他的证言驳斥”那本卑鄙的国外伪造出版物”。他们相中了高尔基。

继续阅读

1968 再见,信仰!

??????? 忽然就想起了1968年。

??????? 同样的激进浪潮,同样的信仰被彻底推倒。

???????都市化的高速运转,日益疯狂的物质追逐,造就了价值缺失,信仰迷失的年代。面对熟悉的世界,我们如此迷茫无措。现实是残酷又荒诞的,而我们更需要比现实更荒诞的理由,才能支撑起自己虚无的信仰。世界需要用幻想去支撑。年轻人成了时代推动的中坚力量,但他们最后的命运,都不过是成了上层建筑的奠基石。

?????? 就如我在蜥蜴那里回复说的:”总之信仰是个很玄妙的东西。每个时代的年轻人,都是被信仰牵着鼻子走的可怜虫。但是没有信仰的我们呢?更加可怜。”

继续阅读

网民的力量

《记者被拘案逆转 须记网民一功》

 2008年初的一个多星期里,发生了几起影响较大的公共事件。这些事件有个共同点:互联网严重影响了事件的走向,尤其是记者被拘案迅速逆转,网民功不可没。

  1月4日,辽宁省西丰县的警察进京,以“诽谤罪”拘传“冒犯”县委书记的记者。1月7日中国青年报报道这一消息,立即“举网哗然”,1月8日,也就是第二天,西丰公安机关已经“正式撤销立案、撤销拘传”了,1月9日下午,西丰县“道歉”的一干人马就已经“进京”了。

  “校长冒犯县长”的走向也一样。陕西省绥德县一位校长找县长为学生的助学金签字而“冒犯”了县长,教育局和公安局当即做出“停职检查并向县长道歉”和“行政拘留7天”的处罚。此事经媒体报道,互联网一片哗然,很快,对校长的处分撤销了,并且事情完全反过来了,上级市的市委书记亲自去看望校长,还要求县委书记、县长、公安局长和教育局长向校长道歉。

  有显示网民功劳更大的事件。1月3日,人民网出现一组图片报道,内容是某县法院的庭审现场:审判长、审判员和书记员全都着便装,前两者边审案边打手机,后者边抽烟边听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