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事匆匆

  没事的时候,喜欢鼓捣自己的博客,把那些主题改来改去地玩。庆幸的是,无需动用任何专业的网页制作工具,便能够将页面达到自己满意的效果,这就是互联网的便捷之处。

  记得那年流行做个人主页。远在千里之外的小柯同学让我观摩他的网页处女作。由几种土不堪言的色调组成的单调页面,上边还来回滚动着一句话:“Akay,欢迎你成为我个人网站第一名访客。” 不过这足以让当时的我激动地跟身边的人炫耀:“看,我兄弟自己做的网站!”欣喜之情简直溢于言表。现在想来,当时或许更兴奋的是看到自己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了网络上吧?

继续阅读

若邻网:SNS并非只是娱乐

  Web2.0时代造就了一大批只炒概念,不求务实的应用,不过SNS应该还算Web2.0的众多应用中最具升值潜力的一个。不过从SNS概念的明确提出,到实际应用,再到今天国内SNS大多以娱乐为重的局面,我们是否真的一直在SNS正确的经营道路上走?

  中国因为自身历史文化传统的特殊性,将”人脉”一词运用的可谓炉火纯青。社会中的每一员都作为千丝万缕的一条共同编织成了一个巨大的社交网络。如果说个人名片的出现,让每个人在这社交网络里的身份得以鲜明,同时使得往常狭窄的人际网络越发宽广,那么SNS社交网络的出现,则是让”人脉”一词在网络新时代找到了新的价值,并且得以让人际脉络四通八达。

继续阅读

怎敌它只手遮天?

  2006年的国内互联网,视频网站火的一塌糊涂。掌握了FlashMediaServer技术的人不在少数,于是诸多大同小异的视频网站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我曾经给收集到的此类网站做了个专门的收藏夹,里边的网站数目一度达到好几十个–虽然还有很多无以计数,但可以想象的是,那时候音视频类网站是如何的群雄并起。

  但空有远见之名,却远不比识时务者运气。在特殊的围城国度里,即使你有天使的翅膀又如何?你终于有一天没有可再次翱翔蓝天的资格。某局的一纸公文,成为无数音视频站长的噩梦。直到有一天,那些曾经被无数geek网站广为宣传的格式创意极好的音视频站,也得乖乖随了洪流凶猛,最后销声匿迹。当年百家争鸣的局面,最后转变为几家问鼎,甚至出现中央集权的现象,这难道正是应了”天下大势,分久必合?”,但这合久后恐怕也就难分了。

继续阅读

无量信息

  才两三天没有检阅抓虾里订阅的博客,今天才发现里边的未读文章已经急剧上升了,我花了两个小时时间专心地看博,还是只阅读了小小的一部分文章。RSS是个好东西,远比收藏夹更为进步。不过它也带来了一个问题:当初是因为比较关注这些博客站点的内容,所以选择了订阅,但是随着订阅数量的增多,当初一厢情愿地认为今后会很一直追随的博客,现在已经无心去关注了。源源不断的信息更新量,已经让我渐渐失去了阅读的乐趣。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讲信用的时代,又是一个欺骗的时代;这是一个光明的时代,又是一个黑暗的时代。”

—-狄更斯的《双城记》

继续阅读

潜规则时代

it-qgz.jpg

  搜狐IT做了一个”中国IT行业十大潜规则调查与评选“,幽默调侃的语言将目前国内互联网的万象种种一一道来,让人感叹不已。

  潜规则,顾名思义,就是看不见的、明文没有规定的、约定俗成的、但是却又是广泛认同、实际起作用的、人们必须”遵循的”一种规则。创造潜规则概念的吴思说:所谓的潜规则,便是”隐藏在正式规则之下、却在实际上支配着中国社会运行的规矩”。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