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风情万种的男人

注:本文为老虎今天吃草的一篇旧文,偶读之,仍旧让人忍俊不止,遂转之。

文/老虎今天吃草

  从今天起,做一个风情万种的男人。游剑江湖,仗义天涯,路见不平,拔身相助。像古龙、萧峰一样大碗地喝酒,将心肝脾肺肾统统抛在脑后,独留一个装酒的胃袋,一双执械的手。然后豪情四溅,快意恩仇,把江湖上的英雄豪杰通通都交遍了,让好人更好,杀坏蛋直到疲劳,最后在牢狱里终老。

继续阅读

如果你为四郎哭泣

  文/龙应台

  经济学家、社会学家、人类学家,可能找得出一百个方式来回答“文化为什么重要”这个问题,但是我可以从一场戏说起。

  有一天台北演出《四郎探母》,我特地带了八十五岁的父亲去听。从小听他唱“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我好比虎离山,受了孤单;我好比浅水龙,困在了沙滩……”老人想必喜欢。

  遥远的十世纪,宋朝汉人和辽国胡人在荒凉的战场上连年交战。杨四郎家人一一壮烈阵亡,自己被敌人俘虏,娶了敌人的公主,在异域苟活十五年。铁镜公主聪慧而善良,异乡对儿女已是故乡,但四郎对母亲的思念无法遏止。悲剧的高潮就在四郎深夜潜回宋营探望老母的片刻。身处在“汉贼不两立”的政治斗争之间,在爱情和亲情无法两全之间,在个人处境和国家利益严重冲突之间,已是中年的四郎跪在地上对母亲失声痛哭:“千拜万拜,赎不过儿的罪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