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花开

  春节回老家,闲暇里整理起旧书旧件,睹物思情,心绪万千。

  那些散落在书籍扉页上的记录,以及笔记本某处的缭乱笔迹,连同青春的日子一起被蒙上灰尘。一些尘封的记忆在诸多凌乱的字迹间慢慢清晰起来。

Continue Reading

博客及美剧回归

  二零一零年伊始,博客还未及更新,空间服务器所在的机房倒是先被“人为和谐”。几番周折,数据回到手,新空间开通,但却又复被一道名曰“白名单”的金牌圣令暂拒之门外,可叹可叹。

  想零七年时正式踏入独立博客之路,先是居于美国Dreamhost主机,但不久便因我个人私自搭建代理,且被中东地区不明真相群众发现并利用之,进而触怒了美国大佬,落得个被迫关闭的下场。

  尔后转战国内最好的一家基于WordPress服务的博客站点:Yo2,于此建博近一年。Yo2高度自定义的功能确实让人叹服,但其机房仍然身处天朝而屡屡遭受不测,Yo2团队迫于无奈,为求大家太平而开启了关键词过滤,一时间让早已习惯自由的用户大感不适。鉴于WordPress的高度可玩性,不久我生出重新独立的念头,遂寻找到一家可靠的国外空间落脚,一时相安无事。

Continue Reading

九月浮云归

  历时一月的尘封,是时候动一动长满荒草的这里了。

  有愧于Feedsky里接近300人数的订阅我博客的朋友们,虽然不知道这个数字是否准确,但仍感谢你们愿意利用一点闲暇来关注掌上浮云,关注一个男人关于生活的絮絮叨叨的文字。

  生活每天都是一些琐碎元素的组合,写作和记录的激情也在琐碎中淡化。自有了微博的出现,博客对我而言已经失去了一半的意义。

  比较喜欢《城市画报》开头的《我在干吗?》栏目,不如就此也成就此文的格式吧。

Continue Reading

音乐万岁

  夜里暑气难消,无法入睡,打开网络电台听CRI的《音乐之声》。

  这时段的节目恰好是《音乐万岁》,喜欢主持DJ徐曼的干净利落的女声。不像有些电台DJ那般喋喋不休地打断你听音乐的心情,她只是在每首歌完毕后的间歇,寥寥数语道出音乐的评述和随想,如同是一位朋友在你耳边很随意地聊着关于音乐的感怀。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