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夏末了。

鹅岭·二零零九年·夏末

  一个人去了鹅岭公园。寻了处可以眺望北岸的临风回廊,老人们在那里拉着二胡,一位大叔在旁边安静地风景写生,我在看帕慕克的《伊斯坦布尔》,水泥森林里偷得浮生半日闲。

  清风拂面,凉爽沁人。婆娑树影间,斑驳的阳光时隐时现,像是记忆里胶片的某个画面。有些关于浮躁、关于焦虑、关于抉择、关于迷茫的东西,都暂时消失在夏日素淡而安静的空气里。

  七月逝去,2009年的寻常夏天,就要过去了。

你应该还会喜欢

7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