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水边花

2009年冬天,枇杷山公园,在水边傲然绽放的她,如此醒目。

又是一个月未更新博客,对于文字的诉求,几乎就快到了清心寡欲的境界了,偶尔在微博上的点滴牢骚絮语,偶尔在群里随意调侃几句,再无其他。

不知不觉间,就进入了四月。立时想到是《四月物语》和松隆子,当然还有她的那首《何时会有樱花雨》,于是又想起二月最末的那天,和朋友一起去南山植物园看樱花,却因为去的太早,连早樱都没开放。所幸的是,还有其他若干熟悉的花儿以怜人的姿态安抚了我们的遗憾……

2010年第四分之二个时间又开始了,这过去的三个月,我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你可能还喜欢

20 条评论

  1. 这张照片想起了水边的阿狄丽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