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又一日

老城墙枯木逢春,附近的石板坡也开始拆迁了,又一片老重庆的记忆即将被抹去。

看似危险的山城栈道,其实如履平地,独自凭栏,在拂面的清风中遥望江对岸南坪的日渐繁华,是一件快意之事。

不知道这种花花的名字,总是喜欢纪录它们小小的身姿。手机的屏幕太小,想拍微距,结果对焦不准。

老重庆当年的辉煌不再,新重庆的崛起,让旧时的繁华变为如今几处残痕供人凭吊。

火热的重庆本土小说《失踪的上清寺》,让淹没在高楼背后金刚菩提塔,在受尽世人的冷落后,再次引得无数文艺青年前来探望。”七星岗闹鬼菩提金刚塔镇邪”,这是一座名副其实的镇魂塔。

你可能还喜欢

19条评论

Wenn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