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感怀

???????? 今晨又见一地湿雨。

???????? 年少时,因为读的太多幽古伤怀古诗词,不免沾染上许多伤春悲秋的情怀。每每春日细雨绵绵,都有种难言的情绪在蔓延。但那时却极其喜欢春天的雨,一如江南烟雨的诗情画意的妙境。

????????以前读高中时的学校是处在郊外的一处小小风景胜地。那时每当从繁重的学习中抬头,望向往外绵绵春雨下漫山遍野的绿,顿时一种清新之气油然而生。

?????? ?而如今在这钢筋水泥的石头城里,即使一场不期而遇的春雨也似乎不再引起太多的感怀。每天只是车流人群穿梭涌动,忙碌不尽的上班下班,奔波不息。我从办公室的窗向外望去,不再是烟雨蒙蒙的意境,除了高楼,还是高楼。

??????? 很喜欢宋元话本中的一篇无名氏所写的《碾玉观音》的开头部分,说的是古时文人因春逝所感的一些词句,读之让人口舌生香,也感怀良久。

山色晴岚影物佳,暖烘回雁起平沙。

东郊渐觉花供眼,南陌依稀草吐芽。

堤上柳,未藏鸦,寻芳趁步到山家。

陇头几树红梅落,红杏枝头未着花。

这首《鹧鸪天》说孟春影致,原来又不如《仲春词》做得好:

每日青楼醉梦中,不知城外又春浓。

杏花初落疏疏雨,杨柳轻摇淡淡风。

浮画舫,跃青骢,小桥门外绿阴笼。

行人不入神仙地,人在珠帘第几重?

这首词说仲春景致,原来又不如黄夫人做着《季春词》又好:

先自春光似酒浓,时听燕语透帘栊。

小桥杨柳飘香絮,山寺绯桃散落红。

莺渐老,蝶西东,春归难觅恨无穷。

侵阶草色迷朝雨,满地梨花逐晓风。

这三首词,都不如王荆公看见花瓣儿片片风吹下地来,原来这春归去,是东风
断送的;有诗道:

春日春风有时好,春日春风有时恶。

不得春风花不开,花开又被风吹落。

苏东坡道:“不是东风断送春归去,是春雨断送春归去。”有诗道:

雨前初见花间蕊,雨后全无叶底花。

蜂蝶纷纷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

秦少游道:“也不干风事,也不干雨事,是柳絮飘将春色去。”有诗道:

三月柳花轻复散,飘扬澹荡送春归。

此花本是无情物,一向东飞一向西。

邵尧夫道:“也不干柳絮事,是蝴蝶采将春色去。”有诗道:

花正开时当三月,蝴蝶飞来忙劫劫。

采将春色向天涯,行人路上添凄切。

曾两府道:“也不干蝴蝶事,是黄莺啼得春归去。”有诗道:

花正开时艳正浓,春宵何事老芳丛?

黄鹂啼得春归去,无限园林转首空。

朱希真道:“也不干黄莺事,是杜鹃啼得春归去。”有诗道:

杜鹃叫得春归去,物边啼血尚犹存。

庭院日长空悄悄,教人生怕到黄昏。

苏小妹道:“都不干这几件事,是燕子衔将春色去。”有《蝶恋花》词为证:

妾本钱塘江上住,花开花落,不管流年度。燕子衔将春色去,纱窗几阵黄梅雨。
斜插梳犀云半吐,檀板轻敲,唱彻《黄金缕》。歌罢彩云无觅处,梦回明月生南浦。

王岩叟道:“也不干风事,也不干雨事,也不干柳絮事,也不干蝴蝶事,也不
干黄莺事,也不干杜鹃事,也不干燕子事;是九十日春光已过,春归去。”曾有诗
道:

怨风怨雨两俱非,风雨不来春亦归。

腮边红褪青梅小,口角黄消乳燕飞。

蜀魄健啼花影去,吴蚕强食柘桑稀。

直恼春归无觅处,江湖辜负一蓑衣!

你应该还会喜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