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觉一梦到西关

前言:?

某年的某一天,在一本旅游杂志上翻到一篇介绍广州西关大屋的文章,使得我直到今日仍旧神往之。不过这些最能表现当年老广州风貌的特色街坊也在随着当地政府的城市改造大手笔一点点消逝而去。继而想到我的城市——重庆。诸如老重宾、国泰大戏院等等一系列的旧日建筑也同样被政府冠以重新修筑的名义进行“商业再开发”,于是对于本来文化积淀甚微的重庆而言,当年仅存的一些民国风情都快要被浮华的经济大潮吞噬干净了,此情此景又怎能不让人扼腕叹息?

所谓西关:是老广州人对位于荔湾区,北接西村,南濒珠江,东至人民路,西至小北江,明清时地处广州城西门外一带地方的统称。

西关分为上西关和下西关,其中上西关地势较高,下西关地势较低。明末兴建起十八甫,开设有十三行。清代中、后期起,西关先后兴建了宝华街、逢源街、多宝街等居民住宅区,这里的西关大屋和竹筒屋等广州典型的传统建筑便应运而生了。由于此类建筑以西关一带居多,故称为”西关古老大屋”。

西关

演唱:陈艺鹏
作曲:黄晓亮
作词:黄晓亮 黄荣章

初春的暗雨潇潇敲打窗楹
独坐孤庭,信手弄香凝.
南憩的飞雁遥遥悠悠北去,
日落石街曲寂.
她放了发髻,驻步那里.
镂空的酸枝窗前绕花絮.
手中轻丝衣,是谁新衣?
空对着咫尺天窗叹息,
岁过乞巧青春去.
玉琵琶一曲唱罢却没有人听,
清风也不解风情地扬长而去.
她带走的香气,不知哪里去,
翻开了诗卷又徒添悲意.
萋萋的泪水冲淡了粉黛眉宇,
纵玉光宝气却无人能同悲喜.
她守着嫁衣,韶华东去,
趟栊横木里怎能够深锁得住愁千缕.

粤语版:
填词:土著

演唱:小耍

初春的飞雨绵带几笺轻诗
减花慢拍
信手弄闲词
深巷的归燕又见映窗酸忮
碎花无语人痴
谁趟栊暗倚
年华似斯
幽幽的馨香空绕青花柱
繁红髻双丝为谁嫁衣
空厮守咫尺天窗七夕
此心栖处荔湾雨
玉琵琶一曲寸寸断对影无语
骑楼外一缕清风独扬长而去
纵镜里雕花椅
醉里怨青丝
翻开的书卷却空添悲意
听雨打芭蕉满眼泪似说不止
韶华尽曲韵声声留人无觅处
你褪了胭脂
鬓角依依
西关催风雨不觉已惊秋
红豆褪相思

《西关》MV:

歌曲背景:提到西关,就不得不说到著名的西关小姐。当年的西关得时尚之先,曾是广州最繁华的中心,所以大户人家多出的大家闺秀,不同于传统的绣楼红袖,西关小姐身上体现的更多的是中西方文化的交融。

(被誉为“最后的西关小姐”梁少卿,于2002年在广州谢世,享年95岁,照片上,当年20岁的她风华正茂。)

(当年的西关小姐之一:吴丽仪)

更多请见:“西关小姐剪影”一文

一本西关的图书:《西关小姐》

还有几个关于西关的网站:

最后的恩宁路:西关记忆

西关大屋旅游

太平洋网广州频道:广州旧事专题——关于西关的前世今生

你可能还喜欢

没有评论

  1. [Comment ID #269840 Will Be Quoted Here]

    说得没错,广州还是很有文化氛围得。

  2. [Comment ID #269840 Will Be Quoted Here]

    这点我赞同,其实 与广东、福建沿海等地对传统文化的继承相比,重庆这些内陆城市才算是文化沙漠。

  3. 不过广州的古旧民居保护得比重庆好,因为得益于一个中共二大旧址,附近的民俗旧居保存得很完好。

    我在广州呆了这么多年,感觉这里完全不是文化沙漠,只是和北方“正统”文化差异很大而已~~

  4. 反正都在广州。呵呵。或多或少有点关系。优博网现在发评论老503,很烦

    ——————————
    Akay:yo2最近服务器被网警拔线了,真是多灾多难。

  5. [Comment ID #269756 Will Be Quoted Here]那个啊,我认为多多少少不过是一种商业行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