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三起解

qijie_vxhb9c9cxt4z.jpg

 

公子初年柳陌游,玉堂一见便绸缪;

黄金数万皆消费,红粉双眸枉泪流。

货拐,仆驹休,犯法洪同狱内囚;

按临骢马冤愆脱,百岁姻缘到白头。

引自—-冯梦龙《警世通言》第二十四卷《玉堂春落难逢夫》

??? 明朝正德年间,“怡春院”名妓玉堂春苏三,才貌双绝,名门公子尽皆追求。而后期遇落榜公子王景隆,两人遂坠入爱河。苏三鼓励公子奋发上进,以求功名。后王果然金榜高中。而苏三此时却已被卖与了马贩子沈洪为妾。沈洪妻子早与人私通,设法害死沈洪,且买通官府,嫁祸苏三,苏三被判死刑,关在黑牢。王景隆发迹后任山西巡抚,发现案情有疑,便乔装查案。最后案件得以招雪,两有情人终成眷侣。

此短篇小说,后改编为京戏名剧《玉堂春》,遂名传于世。其中苏三起解一名段,更是传唱不绝。

选段:苏三起解 点击

词:

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
未曾开言心好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哪一位去往南京转,与我那三郎把信传。
就说苏三福命短,破镜只怕难重圆。
倘公子得见面,来生变犬马我就当报还。

???????? 初听此段短曲,就觉特别,不似平日常听到的咿咿呀呀单调唱腔,而是一个缓缓唱出的幽怨女声,让人不免探求其中的忧愁暗恨。后来查得此曲出处,才晓得这无非也是一个名妓遇才士,遇难,昭雪,团圆的俗套情节。然而就是这一段无前无后的短曲,却成为世代流传的名段,个中缘由,已不言便知。一个旧日风尘女与情人离别(甚至被情人抛弃),辗转流离,惨遭诬陷定为死罪。起解前的她,孤独无依地站在大街上求助,盼望有好心人带话与情人:此生妾与公子无缘再见。依旧是中国传统女性坚忍的心理,痛受爱情伤害后还归罪于自身福浅命短,全无对薄情郎的怨恨。并将下辈的幸福来赌这一段毫无保证的爱情,她是否也想过:哀怨究竟换的来情郎的负罪感么?
???????? 如陶喆歌中唱到,不在乎爱情里伤痛在所难免,一个人却一个世界。世间多少男女为一情字甘愿颠沛流离,患难自当。躲不开,也避不掉,纠缠本心生。

?陶喆—《susan说》

 

????? 男人本与哀怨无甚太大干系,一旦有之,似乎便有些惺惺作态之感。但此番心境,又有何人知晓?当爱情成为一种错觉,你我又如何面对?实则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繁华是一场梦一场云烟一场空 情缘和起起落落来来去去的风

——周治平《苏三起解》

你应该还会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