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患与焦虑

??? 常常走在路上,猛听得身后有人吐口痰时,神经就立马紧张起来,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会吐到某个人的身上。不知道这种毛病时从何而起的。按理说,处在这种随地吐痰的大环境中,已经可以练的刀枪不入了才对,我想是自己神经太过敏感了。

??? 记得以前的重庆菜园坝火车站,有一批人的职业是专管罚款的。罚什么呢?罚那些爱随地吐痰的人。菜园坝火车站吞吐量比较大,一年四季那里都有大量的人员在回家或者远行,难免有些人会有些不自觉的不良习惯。所以你这边刚有有点动静,有人就已经上来了,问你,你知道不?这里不准随地吐痰,现在你已经做了,那就得按相关规定罚你的款!这些人也知道火车站的人是不好惹的,也就乖乖交了罚款了事。当然,这批靠罚款为生的人当中也不乏有太多带有敲诈勒索之嫌疑,但这些均是属于别人火车站的内部问题,我们也不好去评述,此为后话不表。

??? 为什么会联想到这些火车站罚款的人呢?我是忽然觉得这种社会现象显得有些滑稽,想来以罚款为生的人可能只在国内才有的吧?(如果别的国家也有,就是我孤陋寡闻了。)罚款的目的是什么?无非是起到一种教育大家要讲卫生,爱护公共环境的作用。但就目前的情形看来,这样的教育似乎也没起到太大的作用。正如我走在街上,看到旁边有人随地吐痰,我还能怎样?我没有权利去教育他的不当行为,也觉得没义务非要去那样做。你如果还真想好心去劝解他,可能别人都以为你神经病,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看吧,这就是社会现实!在这里我不谈什么民族劣根性,鲁迅先生早在几十年前就看穿了一切。

??? 我们常说,坏习惯是慢慢养成的,它也就有能被改正的时候。但我一直觉得,有些习惯就是根深蒂固的,因为那些人直到最后都不会明白他的不当行为到底会造成怎样的后果。那这样的事情政府就不管管了吗?怎么不管?职能部门三天一小会,五天一大会地讨论出若干条款。不过到最后,这些费尽心血制定出来的条款没人去执行,百姓大众实在是太不理解只能官员们的用心良苦了。于是我们在日常里看到吼口号远比执行事务的时间要多的多了。若干个规定成了一纸空文,那些不当行为的人依旧我行我素,还能“美其名曰”:习惯成自然嘛。所以那些社会不良习惯依旧是个难以根治的杂症。

??? 想起了新加坡这个奇异的国家。当国际舆论对他们的鞭刑都报以坚决谴责的态度时,他们的行政长官如是说:“我相信,对付目前在新加坡泛滥的某些罪行,在司法中使用‘鞭打’是必要的……对那些环境恶劣,赤着双手混饭的人来说,监狱生活未尝不惬意……只有鞭打才能产生实在、长久的效果。” 当然,我不是在推崇他们的鞭刑,因为对那些有不良习惯的人,鞭刑实在是太过残酷了。但不管怎样,这都是让当事人能够在疼痛与耻辱中能明了事理,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并且明白自己生活在这个社会,及应当承担一部分的社会责任感。可惜他们平日里早就听惯了空头口号,也就永远都没能想明白这些道理。

????韩非当年力主以法治国,推动了社会的进步。而如今,政府部门除了高度强调法制社会的同时,是否也该从一些民生小事入手,切实去做一些作为公众形象该做的事情呢?

你可能还喜欢

没有评论

  1. 開始研究“社會問題”,恩,真是個“河蟹”的好青年! 😯

  2. 哎 坏习惯是有连锁的
    因为抽烟 所以慢性咽炎 进而导致喉咙总是有痰
    随身总是带抽纸 但当用完了周围又没有垃圾箱和井盖的地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