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意识流

2009-07-01 1,847 16

  下班后的黄昏,空调室外的闷热的空气依然浮浮沉沉。

  天桥周围的地摊队伍又开始陆陆续续集合起来,只是少了平日里那些年轻人的身影。天桥的一角的盲老头子,依旧还在自顾自拉着自己伤心的二胡调子。靠在花坛边的老阿姨已经坐到开始打瞌睡,也没有人买她的一朵黄桷兰。

  车站人来人往的人群形色匆匆。穿热裤的女孩们肆无忌惮地展示着青春的身体,修长白皙的大腿让多少人心神不宁,那个迎面而过的长发美女又可曾无数次出现在你难言的梦里?

  挤上一辆满载的公车,却发现稍后到站的那趟车里空空如也,不过每天都会错过一些车,正如每天一样错过一些人。车椅上坐着的,拉住扶手的,他们神情各异,一言不发。也许当中有某天和你在天涯上掐架的狠角色,也可能是因为一部共同喜欢的电影在豆瓣上交流的文艺青年,只是网络上和生活中我们都习惯了戴着面具生活,谁又真正认识谁?

  街边掠过的人们:衣着华丽的都市贵族;装容朴实的平常百姓;赶赴晚上应酬派对的白领;急于回家买菜做饭的主妇……无论是认同或者不被认同,我们每个人都被强行归属于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只是这城市从来就没有属于过任何一个人。

  于城市而言,我们每个人都是寄居在此的匆匆过客。

  插图来自 《麦先生的旅行

相关文章

不知夏至
AI时代
咳嗽记
你好,博客!
两周年
观瓷中国

评论(16)

  1. 呵呵,耐人寻味的心神不宁。
    至少在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里,在如此烦躁的生活里,还有春色可赌,秀色可餐,亦算是一种难得的享受了。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