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较真的国人

有句古话叫”息事宁人”,意思不言而喻。

国人是最不爱较真的,凡事可以一再忍让,知足常乐。在关乎一些自身利益受到侵害,特别是跟政府相关政策有抵触的问题时,多数是在最后扮演了退让的角色。

法律赋予公民的,不单只是”义务”,还有”权利”。但是在平常的媒体声音中,我们听到最多的还是”义务”。2007年21期的读者上刊登了柴静博客里2006年写的一篇文章《我只是讨厌屈服》。主人公郝劲松因为在地铁站上收费厕所被收了五毛钱,而将北京地铁公司告上了法庭。除此之外,他还和政府相关部门打过七场类似的”维权”官司。这样的做法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无疑是有病:跟政府讨权利,谁是赢家?但是这个年青人偏偏就是不信邪。这篇文章的结尾是这样:

“你靠什么赢得尊重?”我(柴静)问。

“靠我为了自己权利所做的斗争。权利是用来伸张的,否则权利只是一张纸。”他说。 

我(柴静)停顿了一下,问他最后一个问题”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这个34岁的年青人说,”我想要宪法赋予我的那个世界。”

郝劲松是一个爱较真的人,但这样的人在现在的社会是属于另类的,少之又少的。

“今天你可以失去获得它的权利,你不抗争,明天你同样会失去更多的权利,人身权,财产权,包括土地、房屋。中国现在这种状况不是偶然造成的,而是长期的温水煮青蛙的一个结果,大家会觉得农民的土地被侵占了与我何干?火车不开发票,偷漏税与我何干?别人的房屋被强行拆迁与我何干?有一天,这些事情都会落在你的身上。”

郝劲松是一个真勇士,当公正的天平因为权力的牵扯失去了应有的平衡时,他敢于跳出来用这个国家的宪法赋予的法制手段来争取公民应有的权利,敢于对有违准则的政府职能部门说不!我们的社会中,不缺见义勇为的勇士,但是这样的勇士,是在太少了。

但是,我们又该想到:做一个这样的勇士,背后却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话还想说很多,一是鉴于近来文思枯竭无法言尽,而是关系到一些敏感问题不便多言。

柴静《我只是讨厌屈服》的原文地址:点击这里

引申阅读:郭国松:《公民的权利》“为权利而斗争”

你可能还喜欢

没有评论

  1. Annis,实在不好意思,本来也想参加那个挑战赛的,但是考虑到时间不够,所以放弃了。

  2. 较真是需要勇气的,所以很佩服你说的这个人。
    但大多数时候,太较真,是花一把时间浪费一火车皮力气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何必呢?

  3. 像郝劲松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这个较真可以从大了去说,不是那种所谓的斤斤计较,其实较真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引起政府对公民权利的更大关注。

  4. 我喜欢那些疯狂的人,我讨厌那些逼迫我们的人,权利和自由是要争取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