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往事

2009-03-18 827 19

电影往事

  1995年的某天,从录像馆回来的清辰兄兴奋地给我说:"《东邪西毒》这片子很不错,张学友演洪七公,刀法很霸道!" 我很纳闷:洪七公不是使降龙十八掌的吗?

  一年后某个夏日午后,刚借到一台VCD机的我,和同学兴致勃勃地在租碟店选片子。在《父子武状元》和《东邪西毒》中,我固执地选了后者。

  孤独的大漠,一群怪异的人风霜满面,漫漫黄沙中隐约有大海的波涛声。年轻的欧阳锋说:很多年之后,我有个绰号叫做西毒……

  彼时的我,还不知大名鼎鼎的墨镜王家卫,更不知《东邪西毒》里好听的电影配乐的作者,是香港的全才陈勋奇。

  直到某一年的某一天,我自不量力地报考XX电影学院。毫无把握的我,居然幸运地走到到最后一关。坐在一大群居心难测的人中间,从来没有经历过面试的我有些手足无措。

  主考官问:你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是什么?

  我对他说:《东邪西毒》

  ……

  我那渺茫的希望终于湮没在那片浩瀚的沙漠和喜欢欧阳锋的絮絮叨叨中。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把《东邪西毒》的原音,录制在磁带里,一个呆在在寝室里反复地听,再把大段的台词听写下来,抄在纸上,希望把它交给那个心仪的女孩看:

  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看见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诉他,可能翻过去山后面,你会发觉没有什么特别,回头看会觉得这边更好。但是他不会相信,以他的性格,自己不试试是不会甘心。

  有人说一个人有烦恼是因为记性太好。那年开始,我忘记了很多事情,唯一有印象的,就是我喜欢桃花。

  其实"醉生梦死"只不过是她跟我开的一个玩笑。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你反而记得越清楚。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

  但后来我只是把这些台词据为己有,没有给任何人看。

  2009年的某晚,在五一路的碟店拿回了《东邪西毒终极版》的DVD。回到家,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碟片放进光驱,泼墨般的菜单画面涌现:东邪西毒

  马友友的大提琴响起那一瞬间,我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感动。我知道自己对这部电影的记忆,已经固执地停留在了那年的那个炎热的午后。

  时间回到1995年的那天下午,我听从清辰兄的推荐后决定去看《东邪西毒》,但没能顺利混进录像厅,我呆在门外,焦急地听着里边吵杂的人声和音乐,一脸无奈。

相关文章

未了情
奶茶新歌
机械迷城
只要有一把吉他
天地有情
留不住的雨天

评论(19)

  1. @过客 @过客, 往事不堪回首明月中 :)

    其实人最大的烦恼是,想记住的的总是忘的太快,想忘掉的总是固执在脑海里。

  2. @mikomi @mikomi, 呵呵,我不是学电影的,那只是当年的一个妄想而已,幸亏没实现,不然现在肯定倍受打击了。

    电影就是一段光影记忆,我个人特别反感把电影当成一个纯粹胶片作品去分析,我相信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而每个人对每部电影包含的感情都是各自不同的。

  3. 《東邪西毒》真是很好的電影
    可我一直沒能安靜下來用心去看
    所以一直一知半解的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