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小记

  无酒纯阳馆

  去了久闻大名的纯阳热酒馆,几过其门而未入,今天总算是了却了心愿。

  之前便在网上见人多次推荐过他家凉菜热酒,但今日一试却大感失望。一个人喝酒不自在,于是放弃了要品尝热酒的念头,一份卤核桃肉和青椒皮蛋,再加一碗熬得烂熟的豌豆羹,就着米饭下肚。

  我认为他家的菜品味道其实并不如传闻中的好,核桃肉毫无卤肉应有的回香,辣椒调料也是寻常辣道,青椒皮蛋甚至还不如我自己做的,唯独只有那碗豌豆羹尚且还能说的过去,但味道远不如我以前去过几次那家鬼城豌豆面,品在嘴里始终少了豌豆的醇香感。兴许是我今晚的胃口突然太挑剔,又或者是一个人的晚饭本来就味同嚼蜡?

  回来后上网搜寻才得知,纯阳酒家有两个店,原正宗的纯阳热酒馆现在改名为纯阳老酒馆了,不知我今天是不是走错进了不正宗的那家店了。

  只能感慨一句:无酒纯阳,亦是无味纯阳。

  空留石板坡

  纯阳酒馆地处兴隆老街,门外便是人群川流不息的市井小街。坐在那里吃饭时,耳听得外边街上四处传来的小贩的吆喝声,还有对面那段拆迁工地的机器轰鸣声,谈笑无鸿儒,往来只白丁,我一直以为这样的街景才是最原始的城市模样。

  晚饭毕,顺着兴隆街往前走,经过与枇杷山正街的交汇处,直走到熟悉的石板坡。有一段时日未来,当时还热闹聚集的忙碌于搬迁的居民,如今徒留下寥寥两三家。以前的老房子早已被拆成一片废墟。穿行那条下街的小道,还有几户未搬走的居民家还有显现出橘黄色的灯光,隐约传来做饭炒菜的声响。

  沿着那条临江的步道信步前行,一边是对岸繁华崛起的高楼,一边是早已化作一片废墟的石板坡旧址,让人唏嘘不已。以前热闹的吊脚楼如今人去楼空,墙壁上到处布满了鲜红的”拆”字,这也算是中国的一大特色了。

  经过一家小院,与别处不同的是,门口依旧还摆了几张椅子,地面打扫的整洁异常,估计是还有人在此居住吧。小院当道的一面种了些零星的花草植物,但映衬在废墟的旁边,却显得如此繁盛。

  一个低矮破旧的屋棚内,一个孤独的老人在忙碌着烧火做饭,他为什么还留在这里不走呢?是对这片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依旧恋恋不舍?还是他根本就无处可去?看到一面墙壁上贴的告示中,开发商给这里的居民评估的房价为2300元一个平米,不知等到这里变成一片新楼时,这个价格会翻上几番?

  生活总要继续,看着那些凌乱不堪的房屋旧址,残痕断壁间似乎还有不久前生活在此的人家固留在上边的生活气息,但终究一天,这一切都会消逝的一干二净。石板坡即将成为一个永远逝去的记忆,不再为老重庆的痕迹而作任何停留。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这就是我们生活的这座城。

  用手机随便拍了几张

wuminghua.jpg

  

feixu.jpg

你可能还喜欢

19 条评论

  1. @乱云/Akay,
    哈哈~云兄,真滴…那么从现在开始,我每天就吃一顿饭, 我等……….
    等你那顿毛血旺+火锅+重庆夜市+四川美女~-~

  2. @castim, 这是自然规律,不过在新旧交替的时刻,难免让人有些黯然神伤。

  3. @北方熊之舞, 更新你的说法,四川美女跟重庆美女还是有差别的,比如在性格上就迥然不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